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合同提升

南无阿弥陀佛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引用 刘素云老师答佛友问:时时冒出偈语,是怎么回事?   

2014-02-18 10:20:32|  分类: 真相!!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刘素云老师答佛友问:时时冒出偈语,是怎么回事? - 刘素云老师言行录 - 刘素云老师言行录 

文档恭录:刘素云老师主讲《刘老师答问》2010/6/28
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 档名:52-458-0001


问:今末学有此难逢之机会,听您报告及今天特别的安排,实在感恩。上次您来此地,正逢末学(她叫刘玉兰)去澳洲净宗学院参学,未能见面及听您的报告。偶尔在协会听到的部分内容,也没能听明白,现请您再谈一下。您曾说时时会冒出一些偈语或者是新闻,这是怎么回事?可以说一、二个偈子吗?这是否就是惠能大师的,「弟子心中常生智慧」?


答:你现在让我说这个,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说得明白?你能不能听得明白?这些个偈语是怎么回事?就是二00三年我当时曾经讲过,二00三年我第一次送一个佛友往生,和他有二十多天的因缘吧,最后把他送走了。就在这个之前,就偶尔的有这种现象发生;送走他以后,这种现象就更多一些。我不知道我怎么说能说得明白,我给大家举例子,因为我是一九九几年,我曾经到兴城去疗养过,兴城疗养的时候它有温泉,温泉大家可以进去泡澡。我倒是没泡过,我看别人泡过,温泉池子里就咕嘟嘟往外冒泡。我的感受我就给大家打个比喻,我那个偈子怎么出来的?就像那温泉水冒泡似的咕嘟咕嘟的,它自己就咕嘟出来了,不是我动脑筋去想的。一开始没有咕嘟泡这个感觉,我告诉你们,我第一次出这个偈子,是在一种什么情况下出的?我那个时候,就是每天都听净空老法师讲《无量寿经》的光碟,当时我姊姊在我家,我俩一起听。因为我姊姊身体不好,她腿有毛病,所以整个沙发我就让我姊姊坐,她靠著这头,她腿可以伸著,对著电视。我是搬一个小凳子坐在一边,我和我姊俩一起听这个光碟。


你们想在你听光碟的过程当中,你能不能说我一边听光碟,我一边想我应该写首诗?因为在这之前从来我没有写过诗,更没有写过什么偈子。这就是我第一次出现偈子的情况,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现的。当时我面对电视听老法师讲《无量寿经》,脑子里我不知道是我怎么说,是脑子里还是哪,我不知道怎么出来的,我没看著,不像我前面有个什么图,或者有这几句话,没有;说我听声音,听这声音告诉我的,也没有,反正我就是知道。然后四句话就出来了,出来以后我自己一打愣,怎么回事?不知道,没有经历过,所以我也没在意,就接著看光碟。待了一会儿,第二遍又出来还是这四句话,我就莫名其妙了。我就问我姊,我说有四句话那是诗还是啥?当时我都不知道啥叫偈子,我说「有四句话像诗一样。」我姊姊说「搁哪儿?」我姊姊到处找搁哪儿?我说「我都不知道搁哪里。」她说「那你怎么知道?」我说「反正我就知道。」我姊说「你看见?」我说「没看著。」说「你听著了?」我说「没听著。」就这么奇怪、奇妙。


我姊说「那你还记著吗?」我说「记著。」我姊说「拿个纸你给我写出来。」我就拽了一个小纸片就把这四句话写出来,写出我就递给我姊,我说「姊,你看这啥意思?这说谁?」我姊说「我哪知道?你都不知道,你想出来的。」我说「我没想,咱俩不都在听碟吗?我哪有工夫想这个?」我姊说「这四句话你别说,真是挺有含义的。」现在我可以告诉大家,这四句话是什么,不该传的你们就别传,因为这个东西我从来不往外传给大家,我不知道干啥用。我上次来我不给师父带来了吗?我说「师父,我记了这些东西,不是我写的,干啥用我不知道,师父,拿来给您看。」所以除这之外,我没有把这个东西就是让大家传、看,我没有这么做。这四句话是什么?「我从西方来,愿归极乐去,欢喜见弥陀,重返娑婆土」。这就是我二00三年第一首偈子,就是这个内容,就是在这么情况下出的。


然后这四句话我不是记了个小纸片吗?那就完事了,跟我姊姊也说了,我俩就接著还看光碟。我就属於粗心,我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,如果像换个人可能就该开始坐著琢磨,这四句话是谁告诉你的?怎么回事?什么意思?我跟我姊说完了,我就没事了,我俩又接著看光碟。看一看又出来四句话,完了我就想这怎回事?今天这啥日子?又出来四句,这四句是什么?「娑婆苦苦苦,极乐乐乐乐,迷苦不求乐,众生何时醒」,这是第二个。我说「姊,它怎又出来一个?」我姊说「你今天怎的了?搁哪儿出的?你怎出来的?」我说「我说不清楚,不知道怎出来的。」我姊说「那再写个小纸片。」我又把这个也写了个小纸片,写完了放在一边,又接著看光碟。一会儿一会儿咕嘟又咕嘟出来一个,这是什么?「悟证菩提树,仰首问慈父,何时接娇儿,重返故乡土」。这就是第三首,「悟道菩提树,仰首问慈父,何时接娇儿,重返故乡土」,这不又四句吗?那一天下午就出来这么三首,不知怎回事。出来以后吧,我就把这三个小纸片放在我的抽屉里了,就没这事了。


完了到晚上,一个小佛友过来找我,「刘姨,我们要到哪个寺院去,你也去。」我说「我不去。」因为我哪也不跑,我是老守田园那个类型的,然后我突然想起这三个小纸片,我就拿著说「你看看这三个小纸片,这话是啥意思?」他看,他说「刘姨,这你从哪抄来的?」我说「不是抄来的,是它自己出来的。」他说「怎出来的?」我就跟他学今天下午看光碟,它就出来了。这个小佛友说,「刘姨,你看你都有这么好的偈子,你还不跟我上寺院去拜佛去!」我说「家里有佛堂,它都是一样的佛,我就在家里去拜。」我比较固执,所以就没跟那个佛友上那个寺院去。这就是出现偈子的开始,后来就陆续不断的,有时候一天出一首、两首,有多的时候甚至十首、八首、二十首,就这样的我就成了记录员。所以我告诉师父,我说我是记录员,我不是创作员。这个偈子所有的从头到尾,这些二百来首偈子,没有一个是我想的、是我作的,都是我记录下来的,这都是最真实的情况,这个偈子就是这么回事。你现在让我说它究竟是怎么回事?我只能把情况如实的告诉你们,怎么回事,我也想,大家也想;也不用想,到时候自然就知道怎么回事了。


我后来一共就记了二百多首,不到三百首,后来我想这样不行,我没跟别人说过,我就自己想这样不行,是谁告诉我的?如果是佛菩萨告诉我的,让我传达给大家,我没有传达,那我有罪过是不是?如果是魔告诉我的,我给它传出去了,我误导大家。所以我就当时想,我记完了就搁我这柜里搁著吧,什么时候有缘再说,反正我也不往外传,这是第一步。第二步,我就拜佛的时候,我说佛菩萨,我头脑简单,我很单纯,不管是佛也好,还是魔也好,别把这些东西告诉我了,我不知道怎么办?还是让我老老实实念阿弥陀佛吧,别把我的心弄不清净。我真诚心这么一发,真是管用,从那以后这个偈子陆续减少。我说你们谁再告诉我,我也不记了,不是我不恭敬你们,我是要一心念佛求生净土的,这些个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大作用,我也不喜欢这样继续下去。所以从那以后偈子逐渐逐渐减少,偶尔的还出一、二首,我也不记。所以到现在为止,可能我有记录的大概也就不到三百首吧,就是这样。这关於偈子。


再关於什么新闻,这个新闻我也不知道它是怎么回事,当时就是像出偈子的这种感觉,就告诉你几件什么事情,我也看不著,我也听不著。我举那个例子,既然我已经举了,我还举这个例子。告诉我两条国际新闻,两条国内新闻,两条国际新闻就是阿拉法特如何如何,柯林顿如何如何,这是一九九一年的事。你想我工作量那么大,一天工作都忙得我脚打后脑勺,我还有心思去想柯林顿怎么怎么,人家在任应该怎么的,或者能怎么的?我能去想阿拉法特如何如何?那不可能的事,但是告诉我的就是这两条国际新闻。然后国内还有两条,我就不跟大家学了,我知道天机不可泄漏。当时我不知道是天机,我上我们办公室,我一进屋,我就说各位哥儿们,我给你们报告国际国内新闻,完了我就开始先报告两条国际的,后报告两条国内的。报告完了,我们办公室的同事们瞪眼问我,「素云,这个新闻是哪个台报的,我们怎没看著?」我说「是刘素云广播电台广播的,你们没看到。」就是这样,新闻就是这样,以后真是陆续的就告诉了好多。其实我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就报告了很多,后来有人告诉我,「你别傻乎乎的不知深浅,天机不可泄漏。」我说「也没说哪条是天机,哪条不是天机,要告诉我,我绝对守规矩。如果告诉我完了说,第一条、第二条是天机,你别说;第三条、第四条不是天机你可以说,我一定守规矩,但是没说。从今以后,所有的我都把它当作天机,我一条也不向你们报告。」结果我办公室的老同事们,都听习惯我报告新闻,后来还问我,「素云,这两天怎么没有报告?还有没有新闻?」我说「有也不报告了,天机不可泄漏。」所以到现在为止,我再也不报告了。

 

http://fmrl839691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21402526120141180195807/?newFollowBlog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